洛淮辞

他们活色生香 我只等你登场

+Kaede+:

<神的随波逐流>请先听歌+看歌词QWQ

http://music.163.com/#/song?id=29753702

又名神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叶神满街走

终于肝完条漫参加活动啦!!这首歌真的特别特别可爱!!!!!反正我脑补叶黄毫无障碍嗷嗷嗷嗷

蹭一蹭老叶生日tag,送你一个神仙~


卡总条漫画不好QWQ请不要介意

其实还有一张。。。画不完了【die


叶神生日快乐!陪你过的第一个生日,荣耀路多长,我陪你走!这是属于你的荆棘王冠!爱你!!!!

【江周】华灯初上

一一:


堵车的时候也可以谈谈情说说爱,回忆一下恋爱史
日更又迟到了……


两人从酒店里出来的时候,江波涛抬手看了看表,时针分针正好连成一线,标准的北京时间18点。
江波涛觉得意外地凑巧,于是献宝一样举起手送到周泽楷面前,“小周你看。”
周泽楷一瞬间没能理解,以为他是说两人出来得太早,脸上露出一点遗憾的表情,“有点对不起方前辈。”
江波涛倒是立马懂了他的意思,他收了手,晃了晃手腕,“心意到了就行了,前辈也会体谅我们的。”
今天是方明华结婚的日子,邀请了全组同事,自然也包括周泽楷和江波涛。周泽楷听说这件事时非常开心,觉得单送礼金不够有诚意,为挑结婚礼物便费了不少心思,今天亲手交到了方明华和方太太手里。只是喜酒喝到一半,他忽然接到电话,独自待在家里的周妈妈说是身体有些不舒服,周泽楷便跟方明华道歉说要赶回去看看,便从婚宴上早退了。
江波涛自然跟他一起回去了。
两人来的时候是周泽楷开车,江波涛看他现在心急,于是主动接过了车钥匙,驱车赶回公寓。
公寓与婚宴所在的酒店隔了两个区,车程也不过半个钟头,只是正好这时候遇着晚高峰还没过,路上有些堵。
周泽楷靠在副驾驶座上,转头看着窗外的车流,天边的流云堆叠在一块儿,厚实得像流蜜的蛋糕。
江波涛看出他心不在焉,空出一只手来握了握他的手,周泽楷收回眼神,“注意交通安全啊。”
江波涛笑笑,”堵成这样,别说抽空握个手了,说不准现在来个车震也还来得及。”
周泽楷对他乍然冒出来的黄段子有些反应不过来,半晌才没什么底气地反驳道,“那你可真快。”
他们两个在一起已经过了不少年,彼此熟悉得不得了,周泽楷一开始脸皮比纸薄,现如今已经能应付一下江波涛的玩笑话。
他说完,自己倒先不好意思起来:说实在的,江波涛快不快这件事,他自己实在是最有发言权。
于是周泽楷抿抿唇,心里暗暗告诫自己别再理会江波涛。
江波涛看周泽楷被自己气得暂时没那么心烦,目的也就达到,此时也不再调侃他,话题又拐回刚才的婚礼上。
方明华作为公司同办公室的第一人赢,秀恩爱这种事在这几年里不知道轻车熟路干了多少回,如今终于抱得美人归,把许久前便准备好的戒指套在了未婚妻的纤纤玉指上,彻底算是尘埃落定,缘分生根。
江波涛和周泽楷平日里耳边饱受摧残,此时倒也真心诚意送上祝福,周泽楷在首饰店里泡了好几日,最终才挑中了一款给方明华未来孩子准备的挂坠,也是花足了心思。
此时江波涛一提起来,周泽楷脸上不自觉带上了笑意,刚才新郎新娘来他们桌边敬酒,周泽楷生性腼腆,当时倒结结实实喝了一大杯,红着脸说了声“恭喜”,回想起来也难免为他们高兴。周泽楷忍不住感叹,“真好。”
前面车流动了一动,江波涛踩下油门,小心翼翼往前挪了几米,又重新踩了刹车挂到空挡。
“你很羡慕?”江波涛摇摇头,笑道,“我今天看他们放恋爱史,看起来是够浪漫的,不过小周,你还记得方前辈追求夫人时找我们一起出谋划策、结果搞得鸡飞狗跳的事吗?”
周泽楷忍笑点点头,“记得啊。”
当初方明华想在女友生日时惊喜求婚,一办公室人关起门来策划了好几天,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最后在方明华拿出戒指单膝跪地的时候,“啪”的一声,藏在树丛里太过紧张的杜明过早拉开了礼花筒,方明华和女友一齐惊讶地看过去,就看到草丛里被彩色纸屑洒了一头一脸的几个人……
江波涛感叹,“没想到过程虽然这么失败,结果还是被前辈追到了手。”
“因为喜欢,”周泽楷认真地说,“怎么样都会同意吧……”哪怕当时再怎么出丑,恐怕方夫人回忆起来,也只会觉得对方很可爱罢了。
江波涛听他这么说,不由问道,“小周,那你呢?”
“什么?”
江波涛笑笑,“你是不是也一直觉得,我向你告白的时候实在太傻了?”
周泽楷睁大了眼,“哪有……”他小声地反驳,“当时我才傻呢……”
江波涛立马追问,“喔你还有印象?我怎么记得,每次玩真心话大冒险别人问你这个问题的时候,你都说不记得了。”
周泽楷这才发现自己被套了话,紧紧闭上了嘴,心里恨恨地想自己果然不该搭理江波涛的!
江波涛叹口气,语气似乎心有余悸,“小周你不知道当时我有多紧张,我根本不敢直接向你告白,就特意绕了个大圈子。当时我躲在走廊里,看你站在理科教学楼前,低头念我的情书,我特别害怕自己会失败。”
周泽楷闷闷地说,“你从没告诉过我这个……”
江波涛耸耸肩,“是啊,一直以来,我都要在你面前表现出我很厉害能够保护你的样子,所以怎么能把这么怂的事情告诉你呢?”江波涛转过头看着周泽楷,眼神温柔,叫了一声,“学长。”
周泽楷比江波涛大一年,大学的时候是江波涛的学长,两个人是在电竞社认识的。
周泽楷平时不爱说话,所以人缘并不太好,喜欢打游戏只是因为游戏里不用他多说话,只要闷头打怪就好。只是这也不是逃避社交的万能法宝,社里每次团队下副本,别的成员都觉得跟周泽楷有沟通障碍,背着他也讨论过好几次。
江波涛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。
仅仅磨合了半个学期,江波涛已经能充分领会周泽楷在游戏里的每一个意图,他的魔剑士就像是神枪手最好的左膀右臂,组团下副本时也是由他来向大家交代分工安排、战略技术。与此同时,两个人私人的交情也慢慢变好了,江波涛比较热情开朗,在学校里见到周泽楷的时候总会冲他用力招招手,打声招呼,周泽楷最开始不习惯应声,后来也知道跟他回礼,对江波涛笑一笑表示自己看到了。
再然后,江波涛向周泽楷提出,希望周泽楷能帮他一个忙。
这个忙就是麻烦周泽楷为他去送一份情书,转交给与周泽楷同届同系的一个学姐。
如今想起来,周泽楷发现这确实是个拙劣的借口:周泽楷一向并不认识太多同系的人,又不善于和陌生人交谈,找他有什么用呢?
但当时的周泽楷并没有意识到这点,面对学弟真诚的恳求,他犹豫了很久,最后还是答应了。
江波涛看他答应了,立马便跑走了——他接下来还有课,于是只留下手里拿着情书的周泽楷独自一人站在教学楼前,有一点点怅然若失。
他走到隔壁教室门口,正是课间休息时间,他矗在门口往里面探头叹脑的样子立马引起了别人的注意。教室里有人好管闲事,便来问他找谁。
周泽楷在心里做了许久的心理斗争才有勇气开口:“我找……”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了壳,周泽楷这才发现江波涛并没有告诉他那个女生的名字!
他迅速地低头去看情书,发现信封上只有一片空白。
周泽楷当时就愣住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他的脑子里一片浆糊,也记不清是江波涛没告诉他名字,还是自己忘掉了这件事。于是他没好意思回复那人,不顾形象地从教室门口逃开了,躲在无人的角落里大喘气。他想去找江波涛询问,但江波涛已经去别的教学楼上课了,今天也没什么机会再见到他。
周泽楷犹豫了很久,最后他对着手中并未封口的信封,安慰自己:我只是想看看女生的名字,并不是想偷看私人信件,江波涛就算知道了应该也会原谅我的……何况他又不知道。
他靠着墙,黄昏的阳光斜照下来,落在他的脸上,周泽楷几乎是屏气凝神地抽出了那张带着淡淡清香的信纸,把它展开在面前。
风里,信纸如脆弱蝴蝶一样翩飞。
开头的第一行字映入眼帘。
周泽楷吃惊地瞪大了眼。
“从来就没有什么‘暗恋已久的学姐’,倒是有个一直对其心怀不轨的学长。”江波涛笑了笑,语气轻松愉快,“我当时偷偷看你,你表情从震惊变到茫然失措,还往四周看了看,似乎怕被别人发现你的小秘密,脸倒是越来越红,最后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看起来你似乎做出了决定。”
“所以第二天我来上学的时候非常忐忑,我故意避开了一切能和你见面的机会,直到社团活动时间。”
“而你接受了我的组队邀请,跟着我到处乱跑,最后坐在一处悬崖上看了半天风景,悬崖下是一大片一望无际的花海,我们什么话也没说,整个社团活动就盯着屏幕上那片花海,但我知道你答应了。”
周泽楷的脸有些红,他轻轻地说,“你还记得啊。”
即使后来工作后a了游戏,他们最后下线前,就是让那两个账号角色停留在了那片悬崖上,让两个角色代替他们永远看着崖下花海无垠,天边云卷云舒。
大学毕业后他们正式开始同居,租的公寓里有两间卧室,最开始江波涛非常正人君子地说定一人一间,周泽楷本来心里还有些忐忑,看他这样也就放下心,直到有一天他看到江波涛一个人在厨房抽烟。
“现在还抽烟吗?”周泽楷冷不防问了一句。
江波涛反应过来,摇摇头,“不抽,我现在生活美满幸福,实在不需要抽烟解闷。”
而当时周泽楷从不知道江波涛还会抽烟,有些惊讶地在厨房门边看了许久。
那天下大雨,窗外雨声哗哗,无数雨滴汇成水流顺着玻璃蜿蜒流淌下来,江波涛把窗户拉开了一条缝隙,冷风夹着雨丝飘进来,室内有些潮气,他整个人也都充盈着潮湿冰凉的气息。
周泽楷之所以知道的那么清楚,因为不过三分钟后,他就被对方紧紧地抱在怀里,潮湿的气息覆盖淹没了他,仿佛全身心都被对方热烈占有。
江波涛当时终于对他说了实话,他说,“小周,你我都是男人,如果不是我,你现在应该正在按部就班地生活,娶一个漂亮的妻子,而不是勉强跟我在一起。我一直不想强迫你,但你这样被动,害怕我逃避我,比直接拒绝我更让人难受。你不知道我每晚克制地给你晚安吻的时候我在想什么,我在想更加下流的事,那些会让你觉得恶心反胃的事,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,如果你没法接受,我想我们还是……”
周泽楷的口才从来不如江波涛,他张张嘴,发现自己没法辩驳对方,他沉默了一会儿,看着江波涛眼里的光一点一点黯淡下去,就像他手里明明灭灭的烟头,最后化为一簇跌落冰冷地面的死灰。
而他在江波涛想要失望离开的时候紧紧抱住了他——他确实不善言辞,但他会用更加直白的方法。
周泽楷有些结结巴巴地说,“我我,是第一次……我只是,只是怕疼……”
下一秒,他就被紧紧地回抱住了。
周泽楷心里不免有些怅然若失地想,曾经那个不会讲黄段子、和自己一样害羞的江波涛到底去哪里了呀。
他们最开始的试验并不是一帆风顺的,两个人都是第一次,紧张又害羞,大半瓶润滑剂都洒在了床单上,连裸诚相见都害羞得要命。
打足了冷气的房间里,他们折腾了一整个下午,搞得彼此气喘吁吁大汗淋漓,最后失笑着拥抱在一起,忽略了床上一片狼藉。
而如今他们已经熟悉了对方的身体,就像熟悉他们自己一样,敏感的部位,无伤大雅的小癖好,偶尔的纵情放肆,都显得富强民主文明和谐。
他了解他,正如他了解他。
江波涛瞥了一眼正在走神的周泽楷,车流开始移动,道路逐渐变得畅通,江波涛注视着前方,问道,“在想什么?”
想你,想我们两个一起度过的日子。周泽楷扬起了唇角。
“让我来猜一猜吧……”江波涛随口说道,“是不是在想,你到底后不后悔选择跟我在一起?”
周泽楷摇摇头,“不后悔。”
“真的?”江波涛也没料到他会如此斩钉截铁。
周泽楷又摇了摇头,似乎一点儿都不动摇。
江波涛也沉默了下来。
半晌,他笑着说,“小周,我今天觉得,结婚也挺好的。”
过情人节的时候,他们曾经去挑了一双对戒,但是因为是同性,无法做得太过张扬,一枚戒指被挂在江波涛的脖子上,一枚戒指被周泽楷收在抽屉里,始终没有成双成对出现的机会。
但是只有他们两人在家的时候,江波涛经常会玩一个游戏,他会把戒指盒在周泽楷面前缓缓打开,用非常真挚的语气说,“小周,嫁给我。”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帮对方戴上戒指,把他的手牢牢抓在自己手里,仿佛一生一世都不想放开。
他们知道国内无法承认两个人在一起的身份,但不代表他们不曾拥有这样的愿望。
江波涛问道,“小周,你觉得我们两个结婚怎么样?”
“是挺好的,”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说,“但要先见家长。”
江波涛一愣,后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正在家里等着他们回去的周妈妈。
他不由莞尔,“是是是,回家我得先照顾好你妈,鞍前马后把她伺候舒服了,她才会愿意把你交给我。”
江波涛顿了顿,他望着面前宽阔的街道,似乎有些感叹地说,”回我们的家。”
周泽楷听出了他话里包含的意味,弯了眉眼,“快到家了。”
车子在街上开得畅通无比,距离他们居住的公寓越来越近。
夜幕逐渐笼罩,蛋糕一样浓郁的云朵都化作了西边天际最后一抹暮色,逐渐消融在冷色调的背景之中。
路两边光控的街灯一盏一盏地亮起暖黄的灯光,像一盏盏风中摇曳的灯笼,有人提灯,等着良人来归。
暮色四合,华灯初上。
能与你一同回家。


可能有人看出来啦,这篇文是写给华灯姑娘的,感谢你的文评w文写得不够好也请多多指教啦!
也感谢其他点心点推评论的姑娘们,好多昵称都已经眼熟了,没有眼熟的也正在眼熟起来w
除夕开始就是法定节假日了,法定节假日就让我暂停日更吧qaq
预祝每个看到这里的大家新春快乐> <